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资讯动态

姓氏改革试点地回应:希望带来民风民俗新变化

时间:2014-9-18 13:06:13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百家姓网   阅读:28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日前,长丰县试点倡导新生儿随母姓并给予一定奖励的做法,经本报等媒体报道后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。对此做法,赞成者有之,质疑者有之。那么,当地这一做法究竟缘何而起?试点以来,又带来哪些影响?对于各界的质疑,当地有何回应?昨天下午,本报记者带着这一系列问题进行了采访。走访:他主动让女儿随妻姓家住长丰县下塘镇幸福村的村民胡...
  日前,长丰县试点倡导新生儿随母姓并给予一定奖励的做法,经本报等媒体报道后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。对此做法,赞成者有之,质疑者有之。那么,当地这一做法究竟缘何而起?试点以来,又带来哪些影响?对于各界的质疑,当地有何回应?昨天下午,本报记者带着这一系列问题进行了采访。

走访:他主动让女儿随妻姓

  家住长丰县下塘镇幸福村的村民胡传超今年36岁,妻子陶菊与他同龄。胡先生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今年10岁,读三年级,随他姓胡。小女儿今年2岁,随妻子姓陶。
  谈及让小女儿随妻姓的初衷,胡先生十分平静。“孩子出生后,我临时决定的,之前,她(妻子)也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或想法,我也觉得这是无所谓的事情。”
  胡先生说,小女儿出生后,医院便要求起名字办理出生证明。胡先生不假思索,就以妻子的姓给小女儿起了个名字,同时,也给妻子一个惊喜。“对于孩子的姓,我们都无所谓,我父母也不反对。不管孩子跟谁姓,不都是我们的孩子吗?”胡先生说。
  胡先生妻子陶女士还告诉记者,让孩子随母姓,这在当地并不少见。“我们村里一位60多岁的老人家就是随母亲姓的,我弟弟儿子也是随母姓的,家人都没有意见。”

她一家两代都随母姓

  家住长丰县下塘镇南圩社区的经世平老人今年61岁,多年前她做了一个轰动全村的事:子女全随她姓。并且丈夫和公公婆婆都没有反对。
  经奶奶儿子经德勇去年又添了一个女儿。经世平主动提出,让刚出生的小孙女儿随妈妈姓。这把儿媳妇和亲家都乐坏了。
  可儿子却不太乐意,经世平就做儿子的思想工作,“你不也跟我姓吗?跟谁姓不重要,重要的是家庭幸福。”

起因:群众建议获政府认可

  据介绍,四年前,中国/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在全国选点试行,长丰县作为全国三个地区之一入选,成为安徽省唯一入选地区。下塘镇则是长丰县进行这项试点的第一批试验田。
  “项目试点初期,主要内容是通过修订村规民约等方式,倡导社会性别平等。”长丰县下塘镇计生办副主任孙少卿说,在走访中,有群众就提出,子随父姓的传统,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的一个体现。那么,“政府是不是可以尝试,对作出改变、让孩子随母亲姓的家庭给予一定奖励呢?”
  “对于这个建议,我们当时就十分认同,后来,我们趁县计生委在我们这里调查工作的时候,专门提出了这个设想,县计生委领导也是拍手称好,于是,相关奖励办法随之出台。”
  据了解,除了对选择让孩子随母亲姓的家庭给予奖励,长丰县还实施多项措施,旨在关爱女孩,倡导性别平等。比如,对于农村女孩(一孩为女孩,或二个孩子都是女孩),考上大学的,政府一次性给予4000元奖励;对于这些家庭参保城乡养老保险,也给予一定补贴;此外,政府还将资助这些家庭参保新农合。

调查:一个镇有20户随母

  昨日,记者来到长丰县下塘镇。作为该县试点奖励新生儿随母姓的发源地,奖励试点究竟带来了哪些影响?
  据该镇计生办相关负责人介绍,自2011年12月,中国/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在该镇试点以来,该镇已经有20户家庭的20个孩子以母亲的姓氏办理了落户(还有2个孩子已经提出申请,正在办理落户),这个数字占到该县总量的三分之二。当地政府也已经为这些家庭一一兑现了奖励。
  据了解,下塘镇总共有24个村(居),这20户是率先响应“姓氏改革”的家庭,遍及该镇的13个村居。其中,南圩社区响应者最多,有5户家庭的孩子都选择随母亲姓。
  根据下塘镇计生办的统计信息,记者注意到,这20个以母亲姓氏落户的孩子,有8个是男孩,其中,属于一孩和二孩的分别都是4个。12名女孩中,3个属于一孩,9个属于二孩。
  长丰县下塘镇计生办相关负责人说,这个结果让他觉得欣慰而且欣喜,因为,虽然属于二孩的女孩占了近一半,但仍有相当比例的家庭选择让男孩随母亲姓,其中,还有一些是家里一孩的男孩。“响应者的来源非常多元化,这说明,我们的倡议得到不同家庭的认同。”

说法:奖励只是象征意义

  “其实,一直以来,父姓传统并非铁板一块。”长丰县下塘镇计生办相关负责人说,即使在当地相关奖励试点启动之前,就已经有一些当地的家庭选择让孩子随母亲姓。记者昨日在当地采访中了解的情况,也印证了这一说法。不过,对于这一情况,当地并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。
  对于奖励的作用,该负责人认为,1000元奖励事实上并没有多大影响力,奖励的作用至多算是一种催化剂。“起决定性作用的,还是家庭的自愿选择。同时,这也反映了试点项目倡导的男女性别平等的观念,通过宣传引导,得到了社会的认同。”
  “以现在的农村来说,1000元对一个家庭来说,不会形成任何实质的影响,也仅仅具有象征意义,若家庭不愿意,就算是奖励一万元,也不会有人响应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质疑:改变姓氏习俗无必要

  长丰县试点奖励新生儿随母姓的消息经各大新闻网站转载后,网友跟帖评论达到数万条。对于这一做法,评论内容褒贬不一,网友之间也是争论激烈。
  有网友为此举推动男女性别平等之初衷叫好,认为这可以破除只有生育男孩才能“传宗接代”的旧观念。也有网友表示,社会维持一种随姓原则,也有利于管理,避免混乱,姓名毕竟是识别彼此不同、血缘关系亲疏最直观的证据。“我们实在没有改变这种约定俗成的必要。这不但徒劳,也很无聊。”
  一位网友甚至指出:男性姓氏的传统具有巨大的生物遗传学上的意义。因为,中国的姓氏随男性代代相传,女性通常只保存一代。因而Y染色体的遗传信息也就随姓氏代代相传。正是基于这一点,研究者将姓氏看作Y染色体的一个特殊遗传点位,认为每个姓氏均相当于这个点位的一种等位基因。“姓氏基因”研究被认为蕴含不凡的价值和前景,研究者希望通过姓氏研究得到人类基因的遗传特性。
  采访中,一些村民也表示,孩子随父姓是祖辈的规矩,世代传承。“生儿生女确实一个样,但让孩子随母亲姓,代代传承的血缘关系就无法在姓氏上得到反映,我个人是不同意这样做的,给再多的奖励我也不会。”一位受访村民说。

回应:大家误解了政策初衷

  孙少卿说,试点奖励措施经媒体报道引来了不少质疑声。“但许多质疑声都忽视了我们的出发点,误解了我们的初衷。”
  孙少卿说,不少媒体以“姓氏改革”为这项试点冠名,这其实是对这项试点的误解。“我们的目的,不是要让大家都来让孩子随母亲姓,而是通过这种鼓励和宣传,慢慢淡化父姓意识,淡化传宗接代思想,从根本上解决男孩偏好问题。”
  孙少卿还特别强调,孩子到底随父亲姓,还是母亲姓,最终还是由家庭决定,完全自愿,政府没有任何强制性,更不会下达摊派任务,至于1000元的奖励,实际上不会对孩子的姓氏选择造成压力。

专家:姓氏选择是个人自由

  “长丰奖励孩子‘随母姓’所引发的争议,主要还是人们观念差异引起的。”省社科院一位吴姓专家表示,姓氏是标识、确认人身份的一个符号。“无论让孩子随父亲姓,还是随母亲姓,都是人们的自由。”
  专家介绍,在父权社会,男性的姓氏是家族传承的主要符号。孩子随父亲姓,在古代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不过,随着时代的发展,姓氏所关联的宗族体系和传统观念都在不断弱化,加上现在社会多是独生子女,于是,姓氏之争更加受到社会关注。
  专家表示,根据我国的法律,确定未成年子女的姓氏,应该由夫妻平等协商而定,可以随父姓,可以随母姓。成年后,子女则可以选择随父姓还是随母姓,甚至还可以决定两个都不随,这在法律上也没有障碍。

-对话

我们希望通过姓氏改革带来民风民俗的新变化

记者:长丰的姓氏改革,犹如一颗“炸弹”,在全国引起了热议,你有什么感受?
龚存兵:我既感到欣慰,又觉得有些意外,这个改革不是刚刚试点推行,作为联合国的一项性别平等项目,已经在长丰试点了四年的时间,这期间,长丰推行了各项措施力图推进男女性别平等,姓氏改革只是我们倡导的一个方面,所以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广泛的热议。
国家计生委的相关负责人这两天也和我联系了,对于网上的热议,他们和我们的观点一样,这个改革其实是对传统文化的一个碰撞,有争议,代表着有生命,代表着受到了关注。我们仔细看了下网友的意见,发现许多人还是非常理解的,尤其是唤醒了女性的部分潜在觉醒意识。
记者:姓氏改革和传统文化是否存在冲突?
龚存兵:姓氏的改革和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肯定有冲突的一方面,我们要做的并不是否定传统文化,也不是强制性推行姓氏的改革,我们希望这项鼓励政策,可以和其他政策一起,犹如春风化雨般,给长丰带来性别平等观念的改变。
孩子可以跟父亲姓,也可以跟母亲姓,不管怎样,不论男女,都是平等,都要尊重个人的意愿。我们希望这项政策带给人们一些思考,多一种选择。
记者:姓氏改革在全国引起热议,今后还会继续推广吗?
龚存兵:会的,任何一项新的改革都会引起热议,有了关注度,我们希望可以更好地把男女平等的理念灌输进来。
这个姓氏改革,其实我们更希望是一种蝴蝶效应,能带给人们思考,带来民风民俗的新变化。

杜刚王霜霜本报记者杨赛君

性别平等请不要只关注姓氏改革

  新生儿到底应该跟父亲姓,还是应该随母亲姓,近日,一项中国/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的外部考察评估,把这个位于合肥北部的小县城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鼓励新生儿跟母姓,政府会奖励千元。在这个刚刚脱下贫困县帽子,封建传统思想严重的小地方,政府旨在推进男女性别平等而试点推行的措施,在全国引起了广泛热议。
  龚存兵,长丰县人口计生委副主任,是这项政策的具体制定和执行者之一,昨日,记者采访了他,对于网民的热议,龚存兵告诉记者,既在“意料之外”又在“情理之中”。
  作为联合国指定的性别平等项目的试点地区,如今在长丰已经是第四年试点期,在这四年间,为了推进性别平等,长丰县在全县掀起了多个改革,而姓氏改革,作为其中之一,只是一个小内容。
  记者了解到,除了姓氏改革之外,长丰还开展了增加女性公厕数量,在试点乡村修改村规民约,让更多的女性走上领导岗位等多项改革,经过四年的试点,各项改革都收到了很好的反响。
  而这个所谓的很好的反响,一组数据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。最新的统计显示,长丰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4,即每出生100个女孩,便有114个男孩出生。要知道,在四年前,这个数字是128,不仅在安徽省“遥遥领先”,在全国也是男女比例失调的重灾区。目前,记者了解到,安徽省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在125,还是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  记者注意到,许多网友将关注的重点放在了一千元钱的现金奖励上,而龚存兵说,这并不是这项鼓励政策的实际意义。龚存兵介绍,一千元的物质奖励只是一种倡导的方式。主要来源于联合国人口基金项目第七周期的资金,还有一部分是从县财政给予的配套专项资金。待试点结束后,千元奖励还会不会继续发放?对此问题,龚存兵认为,要看具体情况再定。

  其实在长丰,除了姓氏改革之外,还有许多令人“不可思议”的事,在农村办理丧事的时候,还第一次有了由女人掼火盆,顶棺下葬的做法。而对于这样移风易俗的活动,社居委还给与了宣传和补助。

来源:河南省炎黄姓氏文化基金会官方网站


标签:姓氏 改革 试点 回应 带来 
相关文章
相关评论

©2009-2019 百家姓网 版权所有 BaiJiaXing.Name 豫ICP备11001062号-2  豫公网安备41172302000138号 VIS:枫桥设计